少數民族是構成華夏民族的重要組成部分,如果說華夏民族是汪洋大海,那么少數民族就是大海中的浪花。在五十五個少數民族的推波助瀾下,華夏民族才能向更廣闊的天地發展。生活在云南境內的德昂族,就是眾多少數民族中的一份子。

談起德昂族或許很多人都比較陌生,但是這個起源于古代“濮人”,并與“哀牢”有密切關系的民族,在現代社會中卻相對比較活躍。德昂族的音樂、舞蹈、圖雕等,都能夠彰顯出這個擁有悠久歷史,以及文化底蘊的少數民族的藝術魅力。

相比較于其他聚居于云南的少數民族來講,德昂族的人口數量并不占優勢。據2010年人口普查數據來看,德昂族總人口僅有20556人。相信大家都知道,人口是一個民族、或國家發展的重要基礎,而作為少數民族來說,一定要在有限時間內大力繁衍生息。

筆者認為每一個少數民族的發展歷史,都像一顆破土而出的種子。要想長成參天大樹既要擁有陽光雨露,同時也要承受暴風驟雨的侵襲,只有這樣才能夠沉淀出歷史韻味。德昂族作為起源于遠古“濮人”后裔,其民族在披荊斬棘之后終于延綿至今。

“滇西最早的居民之一”德昂族

現代社會中的德昂族,主要聚居于我國境內云南德宏、保山、臨滄等縣市。其周邊主要有傣族、景頗族、漢族,在幾千年的雜居生活中,德昂族深受這三個民族的影響。尤其是在日常交流中更是以傣語,漢語,以及景頗語作為民族語言。

一、德昂族歷史起源

1.百濮之地濮族后裔

德昂族可以說是云南土著民族,因為其祖先為遠古時期的濮人。中國歷史上對濮人的最早記載,出現在《尚書·牧誓》之中。濮人曾曾與其他少數民族,共同參加過周武王“伐紂”會盟,也就是說濮人也曾是牧野之戰中的士兵。

筆者認為世代聚居于百濮之地的濮人,或者也可以稱其為濮族,其實并非是一個單一民族,而是由眾多民族構成的一個族群。他們的主要聚居地在今云南,以及貴州、四川至江漢流域以西一帶。

東晉時期的《華陽國志》曾記載:“越嶲郡會無(今四川會理縣)為濮人居地,有濮人冢”。從這段話中可以得知,在東晉的時候一部分濮人居于四川。《史記·楚世家》云:“(楚武王)于是始開濮地面有之” ,楚武王是春秋時期楚國國君。

也就是說在先秦楚武王時期,濮族依然在百濮之地生活。而當時的百濮則位于長江流域,這一點與《史記正義》中說:“濮在楚西南”十分吻合。筆者認為從西周時期開始,德昂族祖先濮族就已經進入中原王朝視野,直到春秋乃至西漢時期依然聚居于百濮。

2.德昂族與哀牢關系密切

“哀牢”是古代西南地區少數民族,由于其族人聚居于云南省中部的哀牢山,所以才會被人們稱為哀牢人。大約在公元前五世紀左右,哀牢族在瀾滄江、怒江中上游地區,建立了一個以“勐掌”為中心的“哀牢國”。

筆者認為,這也是哀牢族在歷史上,前所未有的民族高光時刻。從“哀牢國”的建國地址不難發現,這里也曾是百濮之地。如果按照這種思路去分析,筆者認為濮族與哀牢族,在某種程度上也有相互交叉的部分。

如果說德昂族起源于濮族,那么哀牢族也應該是濮族后裔。只不過在歷史發展和演變過程中,逐漸形成了擁有獨立屬地的單一民族。所以從這一點來看,德昂族先民應該與哀牢族先民的關系十分密切。

二、德昂族族名演變

“大分散小聚居”是德昂族的分布特點,這一點可以從德昂族不同方言獲知。大家可以試想一下,如果其族民都聚居在同一個地方,那么就不會出現三種方言。散居于不同地方的德昂族人,可以通過“布雷”、“汝買”,以及“若進”等方言交流。

歷史上的德昂族又被稱為崩龍族。由于德昂族人散居于云南各地,所以在歷史發展中也形成了不同的族名。生活于云南省德宏的的德昂族人,會自稱為“德昂”;而聚居于鎮康、耿馬的德昂族人,則會自稱為“尼昂”或“納昂”。

“崩龍”、“布雷”、“納安諾買”,以及“昂”、“冷”、“梁”等稱呼,也都是生活在不同地區的德昂族人,民族自稱或他族對德昂族的稱呼。其中,“紅崩龍”、“花崩龍”、“黑崩龍”等,也都是德昂族的特色族名。

事實上我國境內的德昂族雖然人數較少,但聚居于緬甸撣邦、克欽邦等地的德昂族,卻擁有比較龐大的人口基數。事實上德昂族的主要聚居位置,在中緬交界地區的山地,因此德昂族也被人們稱為山地民族。

“茶樹之子”德昂族的民俗文化

史學界認為,德昂族先民應該是“滇西最早的居民之一”。作為濮族后裔的德昂族,在唐朝時期被稱為“茫蠻部落”,這說明此時的德昂族應該處于原始社會。在生產力相對比較低的前提下,德昂族先民僅能依靠采集、狩獵衛生。

但是在唐朝管轄南詔、大理時,德昂族人也感受到了先進生產力的魅力,這對于其民族發展起到了非常積極的作用。事實上德昂族先民曾與布朗,以及佤族先民共同建立過“金齒國”。所謂“金齒”,指的是一種用金子做牙套的習俗。

一、“古老的茶農”德昂族

1.德昂族是“茶的兒女”

德昂族自古以來就有種茶、飲茶的習慣,在封建社會中德昂族栽種的茶葉,不僅為云南必須提供了飲茶的契機,而且還曾一度被奉為“御茶”。筆者認為自古以來就與茶,結下了不解之緣的德昂族,不僅是“古老的茶農”,而且還是茶樹的兒女。

因為德昂族人有栽種茶樹的習俗,所以當地的其他少數民族,將德昂族人稱為“茶的兒女”。可以毫不夸張的說只要有德昂族,就會看到漫山遍野的茶樹,以及令人沉醉的德昂族茶文化。筆者認為茶就是德昂族的符號,而德昂族就是茶的守護者。

如果談起德昂族與茶葉的關系,恐怕至少要追溯到幾千年以前。可以說德昂族對茶葉的情感,已經遠遠超過了物質的范疇。德昂族人對茶葉的情感,更多的是在精神方面的依賴。筆者認為人們說德昂族是茶樹之子,其實完美的詮釋了德昂族茶文化。

2.德昂族與茶樹緊密相連

發源于百濮之地的德昂族先民,在歷史發展中曾有過幾次大遷徙。但是無論德昂族人遷徙到哪里,哪里的山坡上就會種滿茶樹。可以毫不夸張的說的徳昂族,對茶文化的傳承已經超越了茶文化本身。

在德昂人聚居的地方,都會看到一顆顆茁壯而又茂盛的茶樹,在迎著陽光不懼風雨傲然挺立。現代社會中的盈江縣內,就有一顆千年以上的老茶樹,而這顆茶樹也見證了德昂族的發展。銅壁關、瑞麗附近的老茶林,也都寫滿了德昂族兒女的“茶思”。

德昂族不僅擅于栽種茶樹,而且更善于煮茶、品茶。雖然德昂族的茶文化皆源自漢族,并且從茶文化的起源角度來講,德昂族的茶文化時間也并不長。但是當德昂族人從種茶樹的那一天開始,就深深的愛上了茶葉與茶文化。

在德昂族的禮俗中茶葉,絕對是一個增進感情的媒介。因為在德昂族群體中流行俗語“離了茶辦不成事情”、“有茶才能表明‘茶到意到’”。筆者認為從這一點來看,茶葉在德昂族人的心目中,所占的地位和分量相當重要。

3.德昂族的茶文化習俗

“茶”是華夏民族的文化底蘊,因為從神農嘗百草時期,人們就已經發現了茶葉,并且將茶葉作為一種抗病的藥飲服用。隨著時間不斷流逝人們對茶葉的認知,或者說對茶文化的理解也越來越深。在這種前提下茶葉逐漸融入了,每一個華夏兒女的血液中。

德昂族賦予了茶葉更深邃的文化內涵,并且在日積月累中形成了飲茶習俗。德昂族小孩降生之后要喝“出生茶”;年齡達到了成人水平時還要喝“成年茶”;日常生活中人們在進行社交活動的時候,還要喝“集會茶”、“社交茶”等。

德昂族年輕談戀愛、定親、結婚,也都要通過飲茶來表達喜悅心情。由于自古以來就有敬老愛老的禮俗,所以在一些特定的節日里,還要集體飲用“敬老茶”,以此來表達對老年人的尊敬之情。

二、有趣的德昂族習俗

德昂族除了自古以來就有飲茶的習俗之外,還有一年一度的潑水節。可能在很多人的印象中,只有傣族人才過潑水節。事實上生活在云南地區的少數民族,基本上都有過潑水節的習俗。只不過傣族的潑水節相對而言,不僅規模更大而且也更有名氣。

“開門節”與“關門節”, 也是德昂族比較典型的習俗。在德昂語中又被稱為“進洼”、“ 出洼”。傣歷十二月十五日是德昂族的開門節,簡而言之就是開啟德昂族年輕人的愛情之門。未婚少女需要去寺廟中祈禱,目的是祈求能夠找到如意郎君。

而每年傣歷九月十五日是“關門節”,顧名思義就是關閉青年男女的愛情之門。因為在過“關門節”時,正處于德昂族的農忙時節。所以一定要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農忙上,為了能夠約束或者限制年輕人談戀愛,才會設立這樣一個趣味性節日習俗。

筆者認為德昂族的每一個習俗,或者說與生活息息相關的節俗。其實都是在日常生產與生活中,逐漸形成的一種風俗習慣。久而久之就變成了所有德昂族人,都特別愿意參加的一種民俗文化行為。

結 語

氤氳著歷史底蘊與茶韻飄香的德昂族,在不斷沉淀古老的民族文化的同時,這些也在不斷吸收新鮮的現代文化。這樣做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,能夠進一步加快其民族發展歷程。可以毫不夸張的說德昂族,民族文化的傳承與發展,也為華夏民族起到了錦上添花的作用。

古老的德昂族燦爛的茶文化,讓德昂族能夠通過歷史長河來到現代社會。如果將56個民族比喻成56朵花,雖然德行族未必是最迷人的那一枝。但是筆者猜想也一定回事,民族大家庭中最具魅力的花朵。

聲明:本媒體部分圖片、文章來源于網絡,不代表本人觀點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聯系本站刪除。